首頁 要聞 圖片 財經 旅游 社會 理論 教育 文藝 健康 視頻

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新聞熱線:0936-8860235


85歲“高齡少年”王蒙:愛運動愛追劇 仍寫愛情小說
發布日期:2019年07月03日   來源:中新網  編輯:王曉萍

中新網客戶端北京7月2日電(記者 上官云) “我不是非要寫愛情,而是這些愛情讓我寫。”不久前,著名作家王蒙在自己新書發布會上如是說。

話音未落,臺下響起一片笑聲和雷鳴般的掌聲。人們沖著大作家王蒙的名氣而來,最終被他的幽默和創作實力圈粉:已是耄耋之年,他相繼發表了《生死戀》、《地中海幻想曲》等小說,并結集出版。

寫生活、寫愛情,他的小說依然貼近現實;游泳、追劇,現在的王蒙,也依然很年輕。

給世界寫的情書

王蒙的新書《生死戀》一共收錄了四篇作品,包括兩個中篇小說《生死戀》和《郵事》,兩個短篇小說《地中海幻想曲》和《美麗的帽子》。

點擊進入下一頁

王蒙新書《生死戀》書封。出版社供圖

其中,小說《生死戀》的名字看上去有點“言情”,實際上卻是對現實最真切的描摹。是選擇物質基礎還是浪漫愛情?是冒險打拼還是安穩工作?《生死戀》里主人公們經歷的一切,也是當下許多人都會面臨的選擇。

“我不是非要寫愛情,而是這些愛情讓我寫。”過去,在王蒙的親友中,發生了一些類似讓人關心、感慨的事情,它可以分析、談論的角度非常不同。還有一些觀點,都讓他覺得很有意思。

有趣的是,小說中,無論爾葆還是頓永順,王蒙沒有寫過一個純粹的“壞人”。有人問他,為何要把所有人都寫成好人?他的回答帶上了些許調侃:“因為我這人善良”。

“我老看著人家是好人,有些明明是‘壞人’,我看還有他的道理,是吧?還有他的可以理解的地方。”王蒙說,你要理解每一個人,包括你不喜歡的人,包括老盯著咬你的那個人,他也有他的某些道理,有他的某些貢獻。

他把自己的作品定義為“給世界寫的情書”,“我不是寫控告書,不是發牢騷的書,我不認為我有權利咒罵整個世界,更不能咒罵別的,是吧?”

寫小說的感覺找不到替代

對王蒙來說,創作確實是他人生的一個重要關鍵詞。

從1953年寫《青春萬歲》至今,他出版過45卷文集,創作過1800萬字作品,作品被翻譯為20多種文字,流行世界各地。

過了80歲,他依然保持著不疾不徐的創作、出書頻率。王蒙聽到不止一位寫小說的前輩、同行乃至后生說過,寫小說跟娶媳婦一樣,是年輕人的事。還有一位說,老了以后一想到寫小說,煩。

點擊進入下一頁

資料圖:著名作家王蒙出。中新社發 駱云飛 攝

但王蒙呢?2019年第1期的《上海文學》發表了他的《地中海幻想曲》,2019年第1期的《人民文學》發表他的《生死戀》,已經85歲的王蒙,反而倒仿佛掀起了一個寫作的小高潮。

“戀”完了,“曲”完了,他立馬投入非虛構小說的“經營”,現在,這篇文稿在王蒙的電腦硬盤里貓著。

“我對人說,寫小說的感覺是找不到替代的,你寫起了小說,你的每枚細胞都要跳躍,你的每一根神經,都要抖擻,不寫抖擻,寫成哆嗦也行。”王蒙幽默地描述道。

“所有的故事都是好故事”。王蒙經歷過坎坷,但他始終堅信,文學使一切都不會糟踐:愛情是美麗的,失戀也可能更動人;一帆風順是令人羨慕的好運,飽經坎坷的話,則意味著更多更深的內心悸動。

看電影、追劇……85歲的新潮作家

寫作之外的王蒙,其實是個很新潮很有趣的人。

在新書《生死戀》的發布會現場,主持人就爆料:雖然85歲了,但王蒙還是能做到堅持游泳、寫作、看電影、追劇。

他會參加很流行的談話節目或文化節目,發言在年輕人聽來也沒啥違和感。幾乎每次出席活動,王蒙都能興致勃勃地跟年輕嘉賓聊到一起,對他來說,年齡不是溝通的“鴻溝”。

“年輕的朋友我認識很多。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特點,都給我很大的鼓勵。”王蒙很善于發現年輕人的閃光點,他特有的幽默感能讓對話者迅速放松,“世界上有‘忘年交’,也有‘忘年妒’,七八十了看著人家年輕的嫉妒,這個我沒有”。

點擊進入下一頁

資料圖:圖為王蒙書屋里保存著王蒙先生的珍貴手稿。朱景朝 攝

偶爾,王蒙還會拿自己開玩笑。接受采訪時,他曾笑稱自己是“耄耋腹肌男”,微信運動步數曾每天將近九千步。親友們擔心他的膝蓋受損,“如今我把標準降到每天七千步左右了”。

難怪作家鐵凝會有如此評價:王蒙是高齡少年,因為他對生活中各種事永遠都充滿興趣,都躍躍欲試,真的不像是個老人。

“一個人要是80多能寫小說,真是幸福”

時間一晃,王蒙都寫了60多年了。做節目時,曾有人提問過:王老師,您現在有沒有提筆忘字、文思枯竭?

“你說她問的多可愛?我就回答暫時還沒有,估計明年就會了。‘要是明年還沒有呢?’,我回答‘那再明年’。”王蒙說,年紀大有年紀大的好處,見到的事兒多、知道的事兒也多,積累各種人生經歷,寫起來就有一種自個兒貨多、長袖善舞的感覺。

王蒙總覺得,如果一個作家能保留住對生活的興趣、堅持住對人的體貼,這里頭的時代性就出來了,“作為一個靈動的作家,做一個時刻想念著新作品的作家,他跟時代的關系是非常密切的”。

點擊進入下一頁

資料圖:王蒙現場潑墨揮毫。李俊杰 攝

“我自己也想不到,我在年輕的時候,比如1953年開始寫作時那種如醉如癡的情況,到2018年、2019年還能如醉如癡。”他對靠流量和IP賺大錢的同行不嫉妒,“‘賺大錢’是自個的看法。比如說賺了3000元,我就覺得大;要賺3萬,那更大了”。

他說,一個人要是80多歲能寫小說,真是幸福。

在《生死戀》的前言里,王蒙也算給自己的創作立下了Flag:“日本有一種說法叫成長到死。那么小說也可以創造到老,書寫到老,敲擊到老,追求開拓到老。”(完)

責任編輯:王曉萍

版權所有 張掖日報社 Copyright ? 2019

地址:甘肅省張掖市甘州區縣府南街109號 郵編:734000 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新聞熱線:0936-8860235?聯系電話:0936-8860239 舉報電話:0936-8860205

新聞信息許可證號:62120180027? 隴ICP備11000452號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

甘公網安備 62070202000118號
千斤顶或更好100手救援彩金